廣告贊助

 

詞/曲:吳青峰 唱;蘇打綠

開了燈 眼前的模樣 偌大的房 寂寞的床
關了燈 全都一個樣 心理的傷 無法分享

生命 隨年月流去 隨白髮老去
隨著你離去 快樂渺無音訊
隨往事淡去 隨夢境睡去 隨麻痺的心逐漸遠去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卻不露痕跡
我還踮著腳思念 我還任記憶盤旋
我還閉著眼流淚 我還裝作無所謂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卻欺騙自己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就當作秘密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就深藏在心



*********************************


青峰:其實在寫這首歌的時候,就是你要把心中的情緒跟很多的感情用文字意象化,那現在看到這個畫面,你就會覺得說它不但意象化還具象化,然後會發現那不是屬於一個人,是每個人都好像可以在裡面投射出一個每一個稜角都是不一樣的情感,那個折射出來的力量是滿強大的,對我剛剛看的感覺來說。

*********************************


關於「我好想你」

有沒有一些場景,提醒你曾有過的生活;
有沒有一些地方,踏過曾經一起的足跡;
有沒有一些樂章,輕踩著記憶的舞蹈。

旅遊過的國度,喜歡吃的東西,特定的衣服款式,
獨有的花紋剪裁,讓你忍不住埋怨過熱的氣候,
不小心翻在地上的飲料,理髮師拿起髮剪大刀闊斧地創作你的頂上風光,
同一個時間坐著同一班車到同一個地點你走到哪,看到哪,
就算成為了自己都不認得的自己,竟都附上了誰的影子,
但一回頭,卻又只剩自己的影子。
又或許,你的影子,在你不知道的世界裡,
也同時存在在誰的心裡,誰的回頭裡。

有沒有一些回憶,連自己都假裝遺忘了;
有沒有一些情緒,連自己都假裝已無傷;
有沒有一些笑容,是送給朋友們不擔心你的祝福;
有沒有一些眼淚,只屬於關了燈後黑暗中的自己。

有沒有一些吶喊,張牙舞爪,夜夜枝枒,卻無處訴說,無人聆聽,
像一樽不打算開花的樹,把所有思念長成根,不知不覺佔據了,
廣袤至無法丈量的土壤,除了死亡,再無法移植。

有沒有一些聲音,提醒你面對思念的存在;
有沒有一些文字,被規定書寫,只為了介紹一首再直接不過的歌。

有沒有一些廢話,只是為了將你帶進,除了聆聽根本不該多作詮釋,
情感多作搖晃就怕滴出水的一首歌。

我好想你,好想你。沒有別的了。

--
C大表示:文案是我被老板用刀架著寫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伍伍 的頭像
小伍伍

ღ 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 ღ

小伍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